“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征文选登

发布日期:2019-09-26 浏览次数:55

记忆里的家乡  

      我记忆里的家乡是让人怀念的,二三十年前的歙县有着大城市无法比拟的田园之美,那山川、河流、飞鸟、炊烟勾勒出一幅水墨丹青,山头攒动着农民劳作的身影,门前的丰乐河不知疲倦地唱着欢乐的歌谣,田野里的蔬菜和秧苗随着微风向我点头,远处传来的鸡鸣狗吠、鸟语花香,总是让草地上打滚的我,有家的感觉。

我记忆里的家乡也是贫穷落后的,小时候大家只有过年才有新衣服穿,一件家里人手织的毛衣得穿很久;小时候能吃上红烧肉和鸡腿,那可是无上的奖励;小时候住的是砖瓦土房,有一次下冰雹打碎了瓦片,把我头上砸出一个大包;小时候走路上学,出行远一些就得坐上我母亲那辆抽奖得来的凤凰牌自行车,每次坐着三轮摩托车回老家,味道重、路又颠,我总是吐得不行,到了车子开不了的地方,还得走上八里地,那时的我总是边揉腿边想,真累。

如今,记忆里的过往都已成为茶余饭后的故事,我已过而立之年,我的家乡——古城歙县也在党的关怀和县委县政府的坚强领导下,实现了高速发展、经济腾飞,以崭新的面貌、昂扬的姿态焕发出勃勃生机,成为黄山市、安徽省乃至整个中国的一道鲜明的风景线。

我把小时候的衣服封存起来,如今我不必把一件旧衣服翻来覆去的穿,我有足够多的途径去买衣服,可以选择逛街的快乐,也可以选择网购的便捷;我不会等到过年才有新衣服穿,也不会总为没钱买衣服而发愁。看着身边的孩子们穿着光鲜亮丽的新衣服,无忧无虑地享受高品质生活,让我真切地觉得:几十年来家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肚子饿的时候,我走进一家家饭店,扑面而来的是各色饭菜,让我眼花缭乱,我不仅仅是为了填饱肚子而进餐,更多的是享受美食、讲究营养,我很难在歙县再看到面黄肌瘦的孩子,即便是最偏远的乡村,在举全国之力推进的脱贫攻坚努力之下,孩子们的眼里也焕发出新的神采,红润的脸蛋上满是喜悦。

走出饭店,我一抬头就看见耸立的高楼齐刷刷地排队布阵,为这座古老的县城增添了一股恢弘的气势,五彩的琉璃瓦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人们在高楼上晒着棉被和衣服,为盆栽浇浇水,靠在椅子上晒晒太阳、看看书,日子是那样闲适安逸。我举目遥望,曾经四处可见的土房子早已不见了踪影,除去遍地高楼便是粉墙黛瓦的徽派建筑,古城的现代化与传统徽文化的完美结合,让大街上川流不息的游客们都竖起了大拇指。

看着游客们用手机扫码骑上了共享单车潇洒地离开,我不禁想起我母亲那辆凤凰牌自行车,它早已被历史所淘汰,取而代之的是高铁、动车、甚至无人驾驶汽车,不久的将来,我们普通人飞入太空也不再是梦想。二十年前的我,怎么想象得到如今祖国这飞一般的发展呢?

我走出记忆里的家乡,走向建国70周年的里程碑。我脚步轻快,走在现代化歙县飞驰的轨道上,走在改革开放的康庄大道上,走在人人有书读、医疗有保障、保护绿水青山、严惩贪污腐败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上,我倍感骄傲,我要用勤劳的双手,为建设美丽家乡,为实现中国梦而不懈奋斗!方吴名


初心不改  奋斗正当时

匆匆一瞥,便是七十年春秋;回首过去,我们经历了七十年风雨。建国七十年,如同春日的雨,润物无声;如同夏日的风,沁人心脾;如同秋日的果,让人欢喜;如同冬日的阳,温暖人心。经历了多少沧桑,才换来了今天的生机勃勃;经历了多少曲折,才有了今天的硕果累累。七十年了,走过的路,流过的汗,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能体会这其中的酸甜苦辣。

   小时候我总喜欢趴在外公的背上听他讲那些以前从来没有听过的故事,每当我问起外公,哪怕已经过去了许久,再回想时,外公眼睛也是红的,原来外公怎么小的时候就经历了生死离别。他告诉我尽管建国初期已经没有了压迫与剥削,但普通人的生活还十分的艰难。外公有9个兄弟姐妹,岁数排在第三。可在物资匮乏,经济凋敝的情况下,活下来的却只有2个。在六七十年代,一块红糖或豆腐乳,甚至是加了点食盐的辣椒面都是曾经分享的好东西,到了妈妈那个年代,即使生活慢慢好起来了,但那时候也只有杂货店,而且整个镇里也只有一两家杂货店,她每次都是拿着外公偷偷给她的一毛钱或者五分钱去买冰糕。当时的冰糕一毛钱三根,四分钱一根,没有奶油没有糖精没有添加剂,但是却是甜到了心底。瓜子等零食也是散装的,每次妈妈去厂里操场看放映车的电影时,总会拿着五分钱,去买瓜子。而卖家称量瓜子的容器也仅仅是个普通的茶杯。装一茶杯,直接倒入衣服小小的口袋里,对于当时的孩子就是莫大的满足。原来,现在几乎用不到的五分钱,一角钱,在当时已经够一个孩子一周的零花钱了。

再想想现在,普通家庭的小学生一天的零花钱早已是之前的数百倍了。大型超市随处可见,品牌众多,零食更是五花八门,从国产到世界各地的食物,只要喜欢的口味都可以找到。身处物资充盈的时代,我们最应该感谢的是祖国的成长,在祖国的庇佑和国家领导人的正确领导下,温饱问题早已不是当前的主要矛盾,生存再也不是难事,反而享受生活渐渐成为现代人民的主流思想。七十年,对于别的国家可能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小段时间,对于中国却是翻天覆地的七十年;对于世界,是见证一个大国慢慢崛起的七十年。

七十年如白驹过隙,转瞬即逝。时光荏苒,岁月蹉跎,在短短的七十年中,对于中国来说不仅经济发展飞速,文化的进步也是对几千年中华文化的一种传承。它作为一种载体,更是一个很能体现时代精神文明的工具。科技的发展使得各种各样的网络游戏充斥在孩子们的童年中,相较过去,现代的孩子们有了更多的选择机会,所以,他们的课余生活真是无比丰富精彩。

在我的童年,并没有电子设施消遣打发时间,身为女孩子也不是很喜欢小霸王游戏机,所以我的童年是动画片陪着我度过的。记得我看的第一部动画片是安徽台的“猫和老鼠”,每每听到它的片头曲,我就会乖乖的搬着板凳坐到电视机前安静的看一下午,就这样我的童年里印象最深的就是一只猫和一只老鼠。我就很好奇再早的动画片是什么样的,于是我就问妈妈,妈妈告诉我,他们小时候看的最多的是“一休哥”“花仙子”。而且当时的动画片都是黑白的,还是定时播放,不像现在错过了还能重播或在网上找,他们只能按时按点的从各家搬小板凳聚集在唯一有电视的人家里,盯着黑白电视围在一起看动画片。

再向前看,外公外婆那个时代连电视都没有,只有一本本在地摊上买的连环画,小人书。内容和数量也很有限,都是抗战时期的英雄人物的故事叙述,但在那个时代,已经是童年的最大乐趣了。外公说,他们当时反反复复读的“王二小”“血战台儿庄”等故事不仅能为单调的生活特供色彩,把王二小等英雄人物作为内心榜样的标杆,还勾起了他们对历史知识的渴望,这也就埋下了对知识热情的种子。

日子总是像从指尖流过的细沙,在不经意间悄然滑落。时间带来的是,动画片的种类日新月异,生活品质更是千差万别,站在时代的最前沿也不能忘记带给我们最初快乐的东西。和七十年前相比,我们的生活不是好了一点点,而是有了质的飞跃,从1997年香港的回归,2003年我国首次载人航天飞行,到2008年北京奥运会,2016年天宫2号空间实验室和天宫1号顺利对接。中国正在一步步变得更强大。

沧桑巨变七十年,我们伟大的祖国经历了改革,得到了发展;经历了挫折,得到了进步;经历了痛苦,得到了幸福。回首70年前,您在襁褓中啼哭,难忘中国人民的自豪;待看70年间,您在浩瀚长空翱翔,辛勤中国人民的骄傲;眺望70年后,您在高处屹立不倒,伟大中国人民的期盼。我们作为新时代的青年更应该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梦不懈努力,为新征程启航扬帆。(章程)

三代人的古城

徽州,这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古城,从秦皇汉武到晚清民国,他饱经千年岁月的风霜;从新中国初创到新时代歌声的唱响,他见证着共和国七十年的探索发展。他也是我的家乡,看着我出生、成长、工作、成家……

    那是1949年春末的一天,二十出头的祖父怀揣着几个烧饼来到了古城的城门下,不同于以往对古城冷清、萧瑟的印象,这一次他明显感到了一种新生的氛围:城楼顶上挂着的那面青天白日旗不见了,破损斑驳的城砖上刷满鲜红的大字,大街上多了好些面露欣喜的笑容士兵,他们的军帽上是一颗大大的红五星……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在热火朝天建设社会主义的过程中,古城看到了祖父从置身阡陌的懵懂小伙成长为干劲十足的肉联厂工人,看到了原本食不果腹的一大家子现在能围着八仙桌吃上了肉丝面,也看到了年轻的祖母在震天的鞭炮声中嫁进了祖父在城里刚盖的新房。与此同时,古城自己也在悄然发生着变化。青石板大街上一间间老作坊、老商铺早就改了门面,大家拿着肉票、粮票每天准时在百货商店门口排着队。老县衙里新建的学校又扩招了一大批学生,清晨天蒙蒙亮就有那成群结队的的“红领巾”们背着挎包高高兴兴地上学去了,这其中就有我的父亲、姑姑和叔叔。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父辈们纷纷中学毕业,到了选择就业还是继续深造的时候了。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拂着大地,祖父也郑重地将父亲和叔叔送进了师范学校,这又是一个新的篇章的开始,从那以后,我的父亲在城墙下的教室中努力学习文化知识,把握时代机遇,梦想有一天能将自己所学用在祖国建设更需要的地方。而这时的古城也正经历着更大的变化,城区的面积进一步扩大,楼房的高度早就超越了城楼的屋顶,一条条宽阔的公路连接着外面的都市。

再说说我,这个从小身体壮实的男孩,古城的小巷里有我和伙伴奔跑嬉闹的身影,我的额头也留下了学自行车时在老屋阶梯上磕下的伤疤。随着外出求学,又回家工作、娶妻、生子,我的父亲行将退休,我的祖父也早已离我们远去。我知道,古城也老了。他以千百年的坚毅守住了一方水土,用几十年的光阴呵护着一家三代的成长。在这社会主义新时代的美好日子里,我愿意继续陪着他,用心爱着我的家人,爱着我的工作,爱着我的祖国。(汪翼